其它

2016-04-20

? ? 皮包水? 水包皮? 生活习俗。“上午皮包水,下午水包皮”是扬州十分流行的俗语,是说扬州人的一种生活喜好。这句话最早付诸文字的是民国年间的易君左。易氏在所着的《闲话扬州》一书中说:“扬州有一句最普通的俗语,就是‘上午皮包水,下午水包皮’。什么叫做‘皮包水’呢?就是指喝早茶。喝早茶的风气不只扬州,江南一带都风行,而以扬州为最甚!最着名的茶社有两个:一个是富春,一个是怡园。富春本是花局,带着卖茶,论点心之好,生意之兴隆,在扬州是首屈一指!”易氏文中未予详述的“水包皮”,是指“泡浴室”,又叫“泡澡堂”。民国年间臧勺波《扬州新竹枝》亦云:“皮包水又水包皮,大度雍容乐不支。想是流风多整暇,浴沂品茗两相宜。”

冬腊风腌? 时节饮食习俗。《真州竹枝词引》中记载:“小雪后,人家腌菜,曰‘寒菜’,……蓄以御冬。”扬州人家入冬后,几乎家家都要腌制各种蔬菜和鱼肉,最常见的是腌大菜、腌萝卜、腌咸肉、腌咸鱼。除了“腌”,还有“风”。可以风蔬菜,还可以风鸡、风肉等。这些,扬州人统称为“冬腊风腌”。旧时,人们冬腊风腌是为了“蓄以御冬”,现今食品供应丰富,没有必要“蓄以御冬”了。如今的冬腊风腌是食品加工的一种方法,因为冬腊风腌后的食品有一种特殊的“腊香”,这是深受扬州人喜爱的。

寒菜? 时节饮食习俗。又叫大菜、咸菜、汤菜、高脚白菜。扬州菜农种植的这种菜,菜头肥硕,菜茎白嫩细长,菜叶青绿阔大,有一二尺高,二三斤重,故而叫做“大菜”。这种菜通常是用大籽盐腌制,故又叫做“咸菜”。如若取其嫩者烧了吃,也很鲜美,因其嫩,一烧就汤汁四溢,故又称之为“汤菜”。扬州人家腌大菜,一般是在“交小雪”之时,即在二十四个节令的“小雪”前后,是在寒冷季节腌制,则又叫做“寒菜”。一菜多名,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扬州人的生活习俗。

马子菜? 时节饮食习俗。马子,扬州的方言,又叫“马桶”。旧时,扬州每天早晨都有农户推着粪车,到各家各户收集马桶里的粪便,运到农田里作肥料,这在扬州叫做“倒马桶”。农户进城“倒马桶”有固定区域,不准争抢,这固定的区域叫“粪窝子”。谚云:肥是农家宝,种田少不了。所以农户都很重视这“粪窝子”。少有放弃的。即使转让他人,也是有偿。农户在“粪窝子”里得到肥料,便以自己种的菜作为回报。于是每到腌菜时节,便挑上一担“大菜”送给主家,这就是所谓的“马子菜”。清人林溥《扬州西山小志》诗云:“盈肩青菜饱经霜,更比秋菘味更长。列甏家家夸旨蓄,算来都是粪渣香”。诗后有注,云:“大雪前后,家家腌菜,皆园户挑送。平日至人家收粪灌园,至是以菜偿之。”

野食? 扬州野食亦谓饷,画舫多食于野,有流觞、留饮、醉白园、韩园、青莲社、留步、听箫馆、苏式小饮、郭汉章馆诸肆。而四城游人又多于城内肆中预订者,谓之订菜,每晚则于堤上分送各船。上户之家则自有“行庖”跟随。

送元宝鱼?? 春节过后,扬州有开生之说。市肆生鱼少而贵,每以嫁女而表爱女之情,女方父母不惜千钱买三五对鱼,以有盖描金木盆贮水挑送之,为今年有余之兆。

六碗八碟? 六碗:一篙子掸不到底——海(深)参;鸡窝里失火——烧鸡;虎头鲨看牌——鱼(赌)肚;年年养小伙——(连)莲子;荒田里开当典——野(押)鸭;跳龙门——鲤鱼。八碟:叫花子生孩子——花生仁、花生米;裤脚管里烧起来——火腿;大花脸扎包头——变蛋;榔头锤孤拐——排骨;驼子跌跟头——炒虾仁;小夫妻作气——小炒;一个爆竹两响——枇杷;磨子跟水淌——石 (流)榴。

过蚤? 扬城交情须会,有不必饮宴者,天明而起,亲至其家,邀往好面馆、好茶肆一餐,名曰“过蚤”,约人议事亦然。

碰头? 此非轮台会,非壶碟会,亦非限以多寡钱数,标一白嘴,藏于纸中,折角于外,听人外面画之,而称为‘画鸡角会’。三五人同坐闲叙,忽又因时尚食物,触之而起,醵钱聚饮,名曰‘碰头’。

? ? ? ??皮包水? 水包皮? 生活习俗。“上午皮包水,下午水包皮”是扬州十分流行的俗语,是说扬州人的一种生活喜好。这句话最早付诸文字的是民国年间的易君左。易氏在所着的《闲话扬州》一书中说:“扬州有一句最普通的俗语,就是‘上午皮包水,下午水包皮’。什么叫做‘皮包水’呢?就是指喝早茶。喝早茶的风气不只扬州,江南一带都风行,而以扬州为最甚!最着名的茶社有两个:一个是富春,一个是怡园。富春本是花局,带着卖茶,论点心之好,生意之兴隆,在扬州是首屈一指!”易氏文中未予详述的“水包皮”,是指“泡浴室”,又叫“泡澡堂”。民国年间臧勺波《扬州新竹枝》亦云:“皮包水又水包皮,大度雍容乐不支。想是流风多整暇,浴沂品茗两相宜。”

? ? 冬腊风腌? 时节饮食习俗。《真州竹枝词引》中记载:“小雪后,人家腌菜,曰‘寒菜’,……蓄以御冬。”扬州人家入冬后,几乎家家都要腌制各种蔬菜和鱼肉,最常见的是腌大菜、腌萝卜、腌咸肉、腌咸鱼。除了“腌”,还有“风”。可以风蔬菜,还可以风鸡、风肉等。这些,扬州人统称为“冬腊风腌”。旧时,人们冬腊风腌是为了“蓄以御冬”,现今食品供应丰富,没有必要“蓄以御冬”了。如今的冬腊风腌是食品加工的一种方法,因为冬腊风腌后的食品有一种特殊的“腊香”,这是深受扬州人喜爱的。

? ? 寒菜? 时节饮食习俗。又叫大菜、咸菜、汤菜、高脚白菜。扬州菜农种植的这种菜,菜头肥硕,菜茎白嫩细长,菜叶青绿阔大,有一二尺高,二三斤重,故而叫做“大菜”。这种菜通常是用大籽盐腌制,故又叫做“咸菜”。如若取其嫩者烧了吃,也很鲜美,因其嫩,一烧就汤汁四溢,故又称之为“汤菜”。扬州人家腌大菜,一般是在“交小雪”之时,即在二十四个节令的“小雪”前后,是在寒冷季节腌制,则又叫做“寒菜”。一菜多名,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扬州人的生活习俗。

? ? 马子菜? 时节饮食习俗。马子,扬州的方言,又叫“马桶”。旧时,扬州每天早晨都有农户推着粪车,到各家各户收集马桶里的粪便,运到农田里作肥料,这在扬州叫做“倒马桶”。农户进城“倒马桶”有固定区域,不准争抢,这固定的区域叫“粪窝子”。谚云:肥是农家宝,种田少不了。所以农户都很重视这“粪窝子”。少有放弃的。即使转让他人,也是有偿。农户在“粪窝子”里得到肥料,便以自己种的菜作为回报。于是每到腌菜时节,便挑上一担“大菜”送给主家,这就是所谓的“马子菜”。清人林溥《扬州西山小志》诗云:“盈肩青菜饱经霜,更比秋菘味更长。列甏家家夸旨蓄,算来都是粪渣香”。诗后有注,云:“大雪前后,家家腌菜,皆园户挑送。平日至人家收粪灌园,至是以菜偿之。”

? ? 野食? 扬州野食亦谓饷,画舫多食于野,有流觞、留饮、醉白园、韩园、青莲社、留步、听箫馆、苏式小饮、郭汉章馆诸肆。而四城游人又多于城内肆中预订者,谓之订菜,每晚则于堤上分送各船。上户之家则自有“行庖”跟随。

送元宝鱼?? 春节过后,扬州有开生之说。市肆生鱼少而贵,每以嫁女而表爱女之情,女方父母不惜千钱买三五对鱼,以有盖描金木盆贮水挑送之,为今年有余之兆。

? ? 六碗八碟? 六碗:一篙子掸不到底——海(深)参;鸡窝里失火——烧鸡;虎头鲨看牌——鱼(赌)肚;年年养小伙——(连)莲子;荒田里开当典——野(押)鸭;跳龙门——鲤鱼。八碟:叫花子生孩子——花生仁、花生米;裤脚管里烧起来——火腿;大花脸扎包头——变蛋;榔头锤孤拐——排骨;驼子跌跟头——炒虾仁;小夫妻作气——小炒;一个爆竹两响——枇杷;磨子跟水淌——石 (流)榴。

? ? 过蚤? 扬城交情须会,有不必饮宴者,天明而起,亲至其家,邀往好面馆、好茶肆一餐,名曰“过蚤”,约人议事亦然。

? ? 碰头? 此非轮台会,非壶碟会,亦非限以多寡钱数,标一白嘴,藏于纸中,折角于外,听人外面画之,而称为‘画鸡角会’。三五人同坐闲叙,忽又因时尚食物,触之而起,醵钱聚饮,名曰‘碰头’。

页面版权所有:扬州市烹饪餐饮行业协会 ? ? ? ? ??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备案号:苏ICP备16003906号 ? ?技术支持:仕德伟科技 ?? 网站建设仕网云智能建站

技术支持:仕德伟科技? 友情链接:中国烹饪协会? 江苏省餐饮行业协会? 江苏省烹饪协会 扬州网 扬州面点网 泰州烹饪餐饮行业协会